當前位置:新聞報道


          視頻新聞
          公司新聞
          媒體報道
          行業資訊
          國資委信息

《重慶日報》:中鋁西南鋁業公司模鍛高級技師劉永剛 神舟飛船上有他造的零件 發布時間: 2019-07-26
2019/7/26 10:03:00 浏覽次數:(712
 
 

 據《重慶日報》2019年7月26日報道:

  劉永剛精彩語句

  真正優秀的徒弟必須超過老師,而且超過得越多越好。

  不僅僅是把技藝當作生存的工具,而是要樹立一種精益求精、精雕細琢的精神。

  像一根釘子一樣,死死地釘在自己的崗位上,幹到老學到老。

  幹一行,不僅要愛一行,還要盡最大的努力把工作幹到最出色。

  别人認為幹不出來的,我非要幹出來。

  自動化、智能化技術不會讓工人的個人能力無用武之地,而是讓工人的力量更加強大。

  想象一下:當一個人穿着厚厚的工作服,在不到一米遠的地方,有10個烤火用的“小太陽”功率全開。普通人在這樣的地方,能堅持多久?一天?一小時?一分鐘?

  劉永剛堅持了35年。

  軍人的字典裡沒有“撤”字

  走進西南鋁鍛造廠,離模鍛水壓機還有老遠,就能感覺到一股熱浪襲來,吹得人眼珠子發脹。

  “高溫鍛造,最低溫度就是350℃。”劉永剛介紹,在鍛造像大飛機等航空航天部件時,模具必須加熱到400℃至500℃。就算是10個烤火爐抵近了,也未必能達到車間的那種熱力。

  面對這種熱力,想要做到不後退,也是一件需要很大勇氣的事情。劉永剛坦言,包括他在内,任何人第一次遇到這種場景,都會有點“懵”。

  1984年退伍後,劉永剛被分配到西南鋁鍛造廠。剛進入鍛造車間,他就被眼前一排龐大的設備震撼了。那是各種鍛壓機,每個都足足有20多米高,工人們圍着被加熱得黑紅的模具,手拿撬杠,翻動着滾燙的金屬,每個人都是滿面油污、汗流浃背。

  “我第一個念頭就是,今後真的要在這種環境下長期工作?”劉永剛回憶,他當時心裡就打起了退堂鼓。

  和劉永剛一起進廠的年輕人共有17人,很快就有12人離開。但劉永剛最終卻選擇了留下來。

  “我也想過撤,但我當過兵,軍人的字典裡沒有‘撤’字。”劉永剛說,在他經曆心理鬥争之時,有一位工人師傅帶着他參觀廠裡的設備和生産流程。師傅指着一些零件告訴他,這裡面很多都是應用在航空航天和國防軍工領域的,劉永剛當時一愣,随即仿佛有一把火從心底燃燒了起來,将原本矛盾的心緒燒得無影無蹤。

  劉永剛18歲參軍,當過炮兵,上過戰場。戰火的洗禮,讓他真切地感受到國家軍工裝備還存在差距。“我當兵就是為了保家衛國,留在這裡,我就能為提升國家軍工裝備做出貢獻,繼續保家衛國!”

  隻是劉永剛也沒想到,他這一留就是35年。

  總是第一個到車間最後一個離開

  正式走上工作崗位後,劉永剛的主要工作,就是翻動那70至80公斤重的鍛件,有時候要連續工作6、7個小時。一到夏天更是難熬,每過10分鐘就得離模具和材料遠一點,大口喝水,回來接着幹。至于燒傷燙傷,更是在所難免。

  “一勞累,心中不由自主就湧出了想要歇一歇,甚至是想要偷懶的念頭。”劉永剛回憶,有一次,他跟着一群工人師傅一起翻料,大夥都累得氣喘籲籲,劉永剛不自覺地手上慢了半拍。

  一位比他大20來歲的師傅看着他年輕疲憊的臉龐,說:“小劉啊,你說這些東西都是拿來幹嘛的?”

  “有人說過,這都是要‘上天入海’的。”劉永剛答道。

  “這都是要裝到飛機大炮上的東西。”老師傅說,“如果我們打個馬虎眼,這些東西質量不過關,你說會怎麼樣?”

  在高溫炙烤的環境下,劉永剛卻仿佛被一盆涼水澆了個透:“我們的工作質量,就是國防力量和戰士生命的保證!我還當過兵,怎麼就把自己這份初心丢到腦後了?”

  慚愧之餘,劉永剛暗下決心,今後絕不在工作中“掉鍊子”。他開始跟自己較真,要求自己“要麼不做,要做就做到最好”。

  于是,工廠裡出現了一個如同機器一般不停翻料的年輕身影,有的工人看見劉永剛皮膚都被烤得通紅,就跟他說,你受得了嗎?歇一會兒吧!但劉永剛隻是笑笑,繼續埋頭苦幹。

  劉永剛感覺自己喜歡上了這項工作,看着一件件産品在撬杠下滾動,想象着它們被裝到飛機大炮上的樣子,手上更加有勁兒了。

  後來,他的工作又拓寬到了鍛壓機操作環節,也從那時起,劉永剛養成了一個習慣,那就是第一個到車間,最後一個離開。

  由于所接訂單的不同,模壓車間每天所生産鍛件的品類、規格都不會完全相同,若不能熟悉每一種産品的狀态。就會大大增加報廢率,浪費寶貴的生産航空航天、國防軍工裝備的材料。

  因此,劉永剛總會一大早到車間,根據訂單需求弄明白技術要點,這樣在生産中才能得心應手。下班後,他還要逐一檢查當天鍛件尺寸、厚度,是否達到工藝要求,總結經驗,讓下一次更好。

  有一位快退休的老師傅見他這麼較真,跟他說,幹這行不可能做到每一個産品都能合格,隻要盡心盡力就好。可劉永剛有他自己的想法。“别人認為幹不出來的,我非要幹出來。”

  為此,劉永剛付出了無數個節假日,幾十年間,換來的是經他之手鍛壓出的産品,幾乎都能達标。

  技術“牛人”将誤差控制到毫米級

  許多廠裡的老工人,對劉永剛的印象是:不但會苦幹,還懂巧幹,學習鑽研勁頭十足。

  在翻料崗位上沒幹多久,劉永剛便通過細心觀察老師傅們日常工作的身體姿态和用力方法,學到了兩大“絕學”——紮馬步和使巧勁,這使他很快就開始獨當一面。

  此後,劉永剛又埋頭跟師傅學習鍛壓技術。

  鍛壓設備的操作台有2米長、1.5米寬,共有70多個按鈕,在師傅反複講解了各個按鈕的功能和操作注意事項後,劉永剛坐在操作室裡,看着操作台上密密麻麻的操作按鈕,腦子不停轉動起來。操作台上的按鈕,哪個先按,哪個後按,必須根據來料情況迅速判斷,晚1秒早1秒都不行,如果我能把每一個按鈕都記得無比熟悉,及時準确操作,拿捏到最佳的“火候”,會不會鍛造出質量更高的坯料?

  他把每一次操作的經驗都總結整理出來,記住、對比每一次操作的感覺和效果。

  同時,他每天都會在腦子過一遍當天要解決的難題,對接下來要鍛壓的産品參數、尺寸和厚度等進行分析,結合操作台的操控,探索最佳的操作手法和技巧。

  靠着這樣日複一日的堅持,劉永剛成為了一個真正的技術“牛人”。他不但閉着眼就知道每個操作按鈕的具體位置,還可以根據屏幕顯示的水壓機實時進度,迅速而準确地按下按鈕,不過20、30秒的時間,就能把鑄錠鍛壓成各種規格形狀的毛坯,并将毛坯誤差,從過去的10毫米控制到2毫米之内。

  也正是憑借高超、過硬的技術,劉永剛啃下一塊又一塊“硬骨頭”,在一系列國家重大專項和國防軍工事業方面,做出了重要貢獻。

  突破設備極限助力重大專項

  2008年9月25日21時10分,西南邊陲北海市的一家餐館裡,20多位就餐的客人都齊齊仰着頭,盯着餐館裡的電視屏幕。

  “……3、2、1,點火!”看到電視裡面神舟七号成功飛天,大夥都興奮起來,紛紛叫好。

  劉永剛站起身,使勁拍掌,這一刻,他的心裡無比激動,因為神舟七号上就有他制造的零件!

  那天,他剛好在北海出差。在餐館裡,他還跟其他客人說起,自己參與了神舟七号的制造。不出意外,人家都以為他在開玩笑。

  在一線工作的35年裡,劉永剛最自豪的,便是鍛壓了運載火箭和航天飛船所用的鋁合金材料。

  從“神一”到“神十”,西南鋁承擔了為運載火箭和航天飛船提供鋁合金材料的重任。而劉永剛和同事們鍛壓的部件,主要應用于飛船結構件和火箭推進器連接環件。

  然而,由于保密的原因,在2002年前,劉永剛一直都不知道自己鍛壓的零件,竟然是為神舟飛船準備的。“接到任務,我隻是跟平常一樣,做到最好。後來知道了自己工作的具體情況,真是興奮了好久。”

  涉及航空航天重大專項的高溫合金鍛壓,工藝環節要求苛刻,鍛壓的産品最大重量達10噸,最小的隻有20公斤,且精度要求都很高,誤差需要控制在10毫米以下。

  此外,鍛壓對産品變形的程度也有限定。每解決一個鍛壓難題,對鍛壓工的技術水平和學習新知識、解決新問題的能力,都是一次考驗。

  早在20年前神舟五号大鍛件和大鍛環的研制開發、生産試制中,劉永剛就沖在第一線,憑借豐富的經驗和理論,與專業技術人員一起進行技術攻關。

  為了拿捏準确一些鍛壓産品的“火候”,劉永剛和同事反複試驗。他們往往每天要研究10多個小時,一連持續數天,有時為了攻克1個技術難題,甚至通宵不合眼。

  通過不懈努力,劉永剛和同事在突破設備極限的基礎上,實現了鍛件單件重量、镦粗比、鍛環直接擴孔、超常規生産、大型自由鍛件鍛透方面的5項曆史性突破。這不僅為中國航空航天事業做出了直接貢獻,更為國内鋁加工業打破國際技術壟斷做出了積極貢獻。

  此後,劉永剛先後參與完成了5米級鍛環、“亞洲第一環”、C919大飛機以及“長征”系列火箭、“神舟”系列飛船、“嫦娥”系列衛星等鋁合金材料的生産試制任務。

  2013年,在一件國家重點型号産品生産中,他發明了“旋轉式抹油法”,使個數成品率從原來的20%左右提高到了80%以上,僅此1項每年就為工廠降低生産成本90萬元以上。

  2016年,劉永剛帶領以他命名的勞模創新工作室,完成了國家級科研項目10米鍛環的預研階段任務,創造了世界紀錄,為國家未來重型載人航天任務提前做好了準備。

  近期,西南鋁鍛造廠又陸續接到一批高溫合金的研制生産任務。該類合金需要1次成型,誤差要求極為嚴格,對水壓機操作手的要求也非常高。

  “在生産過程中,我們的1名操作手由于要分心思考此前産品質量溝通的内容,導緻手柄下壓時間誤差有些大,差點造成一批廢料。”劉永剛介紹,事後雖然生産還是順利完成了,但這次操作失誤引起了他更深的思考。

  為了避免在今後出現類似情況,劉永剛與技術骨幹成員、設備維護人員共同開展分析研究,經過持續數天反複試驗,他們創造出了全新的操作方法:利用3萬噸模鍛水壓機操作台設定欠壓量,控制高溫合金欠壓量,避免人為操作失誤。

  這種操作法減輕了操作手在操作台前的精神壓力,隻需集中精力控制好下壓速度即可。按照上述方法鍛壓出來的毛坯,合格率由70%提高到95%以上。

  目前,劉永剛和同事又對上述方法進行了改進,合格率可達到近100%。

  近年來,劉永剛先後出色地完成了鋁合金、钛合金、高溫合金鍛件、模鍛件、特大高溫合金渦輪盤、新型模鍛件研制等生産任務。同時他還完成新産品試制268項,新品産量600餘噸,創産值4000萬元以上。

  選徒弟最看重腳踏實地

  由于工作成績突出,這些年,劉永剛先後獲得重慶市勞動模範、重慶市十大工匠、全國技術能手、第十二屆“中華技能大獎”等榮譽。

  然而,不知不覺間,他已到了退休年齡。

  “辛苦工作一輩子,我無怨無悔,唯一的遺憾,可能就是沒有好好陪過家人。”劉永剛說,此前他的父親患癌住院,可他忙于工作,沒能在身邊照顧好老人。在兒子成長的過程中,自己也疏于過問。妻子一邊上班,還要一邊擔負家庭責任,自己對妻子也有歉疚。

  接下來,除了多陪陪家人,劉永剛最想做的,就是多培養幾個技術過硬的徒弟。

  他認為,徒弟全部繼承老師的“衣缽”隻是最起碼的要求,真正優秀的徒弟必須超過老師,而且超過得越多越好。

  到目前,劉永剛已先後帶過20多名徒弟。其中年紀最大的徒弟,工齡也有20多年。如今,每當劉永剛來到生産線,看到自己的幾個“得意弟子”能獨當一面,頂得上、立得住,他就感到十分欣慰。“也有一些徒弟有時會被難住,他們會給我打電話,稍微一點撥,徒弟就搞清楚了。”

  目前,“劉永剛技能大師工作室”已培養出3名高級技師、5名技師。劉永剛說,未來3至5年,他計劃還要培養20位創新型技能人才。

  對于挑選徒弟的标準,劉永剛說,工作悟性當然重要,但最關鍵的還是他們能否腳踏實地、真正吃下這份苦,而這又取決于能否真正認同這份工作。

  就在前段時間,廠裡介紹了1位年輕人給劉永剛,讓他帶一帶。可沒想到,劉永剛隻是領着小夥子參觀了車間,第二天那人就說“裡面火大,沒空調,太熱”,不來了。

  不過,劉永剛也遇到了許多有恒心、有毅力的年輕人。“他們身上都有和我相似的地方,就是心中認同這個崗位的‘價值感’,認為自己是在為行業、國家做非常有意義的事情。”

  無論技術如何發展 工匠精神内核不變

  劉永剛所在的生産線,主機設備包括3萬噸模鍛水壓機、6千噸自由鍛水壓機、1萬噸多向模鍛水壓機……這些設備大多數的年齡都跟他差不多。在幾十年前,這些設備也都是“國寶”,但随着科技特别是自動化、智能化技術的發展,它們也紛紛面臨升級換代。

  如今,車間裡1萬噸水壓機,已經改成了自動化程度較高的萬噸油壓機。3萬噸水壓機也計劃改造,接下來還要上6萬噸的油壓機,這些采用數控方式的機器,能夠做到對鍛壓力道的精細控制,甚至可以應用智能補償。對長期依托個人技術能力、依靠“手感”的鍛壓工而言,未來該如何去适應新的變化?

  “未來,我們的技術和經驗沒用了?當然不是。”劉永剛說,跟汽車、手機那些量産型的行業不同,在航天航空、國防軍工領域,鍛壓生産環節的零部件種類十分繁多,其中許多工藝要求非常特殊,現階段以及未來一段時間,自動化和智能技術尚不能夠完全滿足,仍然需要考驗操作人員的個人判斷、經驗和靈活處置能力。

  劉永剛認為,自動化、智能化技術不會讓工人的個人能力無用武之地,而是讓工人的力量更加強大。在技術不斷發展的今天,工匠精神的内核依然沒有變,就是要熱愛學習,不斷提升自己的能力和素養,工作上要精益求精,像一根釘子一樣,死死地釘在自己的崗位上,幹到老學到老。

  劉永剛說,這35年他其實過得很簡單,就隻是做好了自己的本職工作,盡了一名工人、黨員的本分。“我很感謝當年自己留在了這個崗位上,無論我是軍人還是工人,都能被國家所需要,這是我人生最大的幸運。”

  (白麟)

上一條新聞:《華龍網》:先鋒的力量|35年“初心”送零件上飛船 500度高溫 鍛“硬核”工匠
下一條新聞:《重慶商報》:直徑6.1米 西南鋁刷新“亞洲第一環”紀錄
<<< 返回前頁
 
中國鋁業公司 | 中國有色金屬工業 | 中國經濟信息網 |
版權所有 © 西南鋁業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:重慶市九龍坡區西彭鎮 郵編:401326
總經理辦公室聯系電話:023-65808556 E-mail:swa@caifu75763.cn
渝ICP備05001135号 網警